2005年5月19日

如何面對匯率風險

在2005年的波克夏(Berkshire)股東大會中,有人問巴菲特:「美國企業的管理者應該關心弱勢的美元嗎?」。巴菲特不改其一致的口吻說:「投資在自己能力範圍內能了解的地方才是最佳的策略。」。他認為投資外匯是很困難的,專注於本業及發展本身的能力比擔憂匯率的變動有用的多。對一家長期營運良好的企業來說,匯率的影響是不重要的。

雖然巴菲特近期也投資ㄧ些外幣,但是佔波克夏的資產規模只有很小部分的比例。他的夥伴曼格(Charlie Munger)也說波克夏不做太多的資產配置。在這個觀點上,他們的做法相當不同於現代的投資組合管理理論。也就是說,雖然知道美元有貶值的趨勢,但巴菲特並沒有因為大部分的資產都以美元計價就急忙為資產買保險。反之,他還是把注意力放在尋找良好的投資標的上。

反觀國內的情況,由於台灣是外銷導向的國家,為了避免發生匯兌損失,大多數的企業都有做避險的動作。而且由於衍生性金融商品的發展快速,目前可用來外匯避險的工具很多,包括遠期外匯、外匯期貨、外匯選擇權、貨幣交換等等。適度的運用避險工具是有可能規避一部份匯率風險,但我們必須小心的是有部分公司不務正業,以投資衍生性金融商品來意圖投機獲利。近年來這種情況層出不窮,不論國內外都有很顯著的例子,而且熱衷於這種槓桿遊戲的公司並不分大小。國內的飛宏科技2004年營收大約為90億,但其衍生性商品部位高達270億,顯然已經超過避險的本意了。而其2004年認列的匯兌損失為3.3億,但其本業的獲利也才3.7億而已。國內工業電腦大廠研華在2003年也因為操作外匯錯誤損失6.3億,侵蝕本業獲利將近3成。國外因為操作衍生性金融商品導致倒閉的著名例子則有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TCM)以及霸菱銀行等等。

對國內許多毛利已經很低的公司來說,或許避險是不得不做的操作,但是仍然應該以本業為重。而且即使避險也應該用風險較低的方式,例如預售遠期外匯,或者舉借外幣負債,利用自然避險的方式來規避匯率的風險。

由於國內公司財報對於投資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揭露並不是很完整,一般投資人並無法了解其操作的意向為何。不過我們可以由其衍生性金融商品的部位和其營收來比較,如果部位遠超出其營收的話,可以大致看出公司不只在避險,而是已經在投機了。如果這種現象是長期的,表示這家公司已經不務正業,這時投資人就應該盡量避開投資這些公司,因為誰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因為投機而發生致命的損失。在股市精華導覽的分析師評論中,如果發現公司有這種現象,分析師都會提醒投資人有這種風險,為一般投資人做把關的工作。

3 則留言:

顆瑞絲 提到...

的確,有的公司短投進進出,風險也是很大,不過還是以衍生性商品威力較大.

mungerfan 提到...

請問會計準則34號公報於明年實施後,是否可以讓一般投資人更容易了解該公司投資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揭露與可能的風險暴露大小?

turtle 提到...

34號公報規定的內容包括大部分企業持有或發行的金融資產及負債,強制規定都須按公平價值認列。其中衍生性金融商品將改為直接列入資產負債表(原本只在附註揭露),每個月都必須重新依市價來評價,因此未實現損益將能及時反映在報表上,投資人也可及早發現公司在衍生性商品的投資虧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