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30日

撥開蒙塵的珍珠—中鋼?(三)

該文第三段寫道:

假如四月十八日收盤價三二.二元買進,參加今年配發三.九元的現金息,另外再領○.五元的股票股利,如果未來股價能填息,投資報酬率高達一二%;假如能夠填權,則報酬率高達一七%,相當於目前定存十年的利息,在優厚息利的支持下,投資中鋼的風險實在不大。很多人會質疑,鋼鐵業的景氣從高峰下來,中鋼今年的獲利會比去年衰退,就是因為有很多人這樣想,中鋼才有現在的價位,否則股價早就漲上去了。

文中的立論基礎是基於兩個假設:(1)如果未來股價能填息,(2) 假如能夠填權。但投資決策不能基於“假如”、“如果”等假設情況,那是一廂情願或是念力。否則我們“假如”中鋼除權後漲到35元不就更美了?

投資決策應基於“如果”、“假如”成真的機率有多大,這是投資決策的核心。該文僅提出假設,卻沒告訴我們假設成真的機率。判斷這種假設成真的機率就是投資人的真功夫了,也即是巴菲特所強調的能力範圍(Circle of Competence)與確定性(Certainty),是價值投資中兩個非常重要的觀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