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11日

投資股市的風險管控(四)

巴菲特提到有兩種型態的錯誤:「該做而沒做」的錯(mistakes of omission)以及「不該做而做了」的錯(mistakes of commission)。前者如好球沒揮棒,後者則是壞球卻揮了棒。

巴菲特可能犯了許多「該做而沒做」的錯,他提過的Wal Mart是其中較顯著的例子,其他較早、較小的也有不少。但他很少犯下「不該做而做了」的錯,US Air是其一。但他所犯下「不該做而做了」的錯占他所有「該做也做了」的投資決策的比例很低,換句話說,巴菲特的打擊率(Hit Rate)很高。(不過此處沒有三振出局的規定。) (註:不過巴菲特也特別提到在他的投資生涯中,mistakes of omission 的機會成本遠比mistakes of commission的高許多。)

一般投資人通常容易犯「不該做而做了」的錯,也就是說不該買的卻買了,不該賣的卻賣了。因為大部分人很難克制行動的慾望或衝動,總覺得不做點什麼就好像哪裡不對勁似的。很多投資人因為上次「該買而沒買」而痛失大賺一票的機會,或是「該賣而沒賣」而少賺了不少,以致於搥胸頓足、痛不欲生。為了生怕舊事重演,因此變得反應過度,這樣犯錯的機率便多了,風險也跟著提高了。

「該做而沒做」(例如中共試射飛彈時不敢趁機大買)頂多錯失一次機會,「不該做而做了」(例如大部分的IPO)卻可能會讓你產生嚴重虧損,使你萬劫不復。巴菲特念念不忘地提醒我們:投資要能長期獲利的關鍵是要盡力避免犯下嚴重的錯誤而產生大虧損,投資人卻時常忘記這點。

「該做而沒做」可能是自律過嚴,但通常是因為能力所不及(在能力範圍之外)以致沒能認出好機會而錯失行動;「不該做而做了」可能是能力不足、判斷錯誤,但通常是自律不足、定力不夠、貪婪(或恐懼)心起的緣故。

為什麼我們強調「買進的價格」而非「賣出的價格」呢?因為此處講的是風險管控,而前面提過風險管控的主要精神在於防患於未然。如果買對公司、買到好價格,賣出不會是問題或是根本沒有賣出的必要。如果其中任一個假設後來證實錯了,只能立即賣出停損,沒有猶豫的空間。因此,買進的價格才是風險管控的著力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