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8日

集中投資?分散投資?(三:完)

巴菲特在文中特別舉出兩個極端相反的例子:Walter Schloss與Charlie Munger。

Schloss沒唸過大學,只上過Ben Graham的夜間投資課程。他從不看一般報導的資訊,只看類似Moody手冊提供的數字,以及要求公司寄年報給他。他的投資組合極為分散,擁有的股票超過一百支。但他了解如何選股:價格遠低於價值,如此而已。他相信只要公司價值一美元而能用40美分買進,遲早會獲利。他不太關心公司的本質,也不關心是否總統大選年度。他的投資績效如下:

1956-1983第一季(28.25年)
S&P 500(含股息) 8.4%
Walter Schloss Partnership 21.3%

另一極端則是Munger。畢業於哈佛,是執業律師。他的投資組合極為集中--剛巧他也是精神極為集中的人,年度投資報酬績效的變動比較激烈,但他也是依照相同的原則選股:價格遠低於價值。他的投資績效如下所示:

1962-1975
Dow 30 5.0%
Charlie Munger Partnership 19.8%

他們的投資績效都遠遠超過S&P500或Dow 30兩大指數,兩人的主要差異在於年度投資報酬績效的波動幅度。Schloss因為投資組合極度分散而Munger則為極度集中,因此可以推論出Schloss的年度投資報酬績效的波動會比Munger小很多,而事實上也的確如此。(請參看原文中的投資績效表一與表五。)

巴菲特在該文中舉出的九個實例都是忠心的價值投資實踐者,他們只有一個共通的地方---只關心兩個變數:價格與價值。至於投資組合是否要集中或分散,要投資那些行業或公司,甚至投資經理是否應該擁有大學學位,這些都不是重點。

許多投資人也許看過巴菲特這篇文章,但大部分人可能就是匆匆看過一遍,沒有仔細體會巴菲特想要傳達的意思。除了前面提到的價值與價格、集中與分散外,巴菲特在文中還提到了幾個重要的觀念:

  • 要以買整個企業的心態來買股票,而非僅是買賣股票。
  • 風險與報酬
  • 投資人必須要能估算一家企業的約略價值。
  • 安全邊際

筆者建議投資人重新仔細研讀這篇文章。巴菲特很少說廢話,更少執筆寫文章,因此他親自執筆所寫的文章都是經過深刻思索、仔細過濾後的精髓。這篇文章雖然很短,但基本上已涵蓋了巴菲特價值投資思想的精華,讀者千萬不要輕易掠過一遍就算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