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0日

「價值」是什麼?(三)

消費品的效用是以我們主觀的直接認知來決定,但資產的價值就沒有這麼直接了,因為資產無法提供直接的效用。例如一台冷氣機(消費品)可以在炎熱的夏天提供我們涼爽舒適的效用,但生產冷氣機的工廠(資本財或資產)卻無法直接提供我們什麼效用。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對於「資產的價值」這個概念感到難以把握的原因。

既然資產無法提供我們直接的效用,它也就沒有所謂的邊際效用了。這應該是如此的,不是嗎?因為資產不是用來消費的,我們自然感受不到它的效用。

資產沒有邊際效用,那麼我門如何決定它的價值呢?譬如說,一塊土地值多少?或是一間出租的辦公室值多少?我門可以隨主觀的喜好任意漫天地認定嗎?當然可以。套句廣告詞: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是沒錯,但這可能會有兩個問題。第一,如你是買主,開價太低,可能賣方不賣;如你是賣方,要價太高,可能找不到買主。第二,如你是買主,可能開價太高,當了冤大頭,還被對方暗笑是有錢的傻瓜;如你是賣方卻開價太低,少賺不少還可能被譏為不識貨。

當然,上述情形在消費品也可能發生。但消費品的效用直接且大部分的消費品有市場價格做參考,加上自己的直接感受,很離譜的情況較少。而且重要的是,消費品的交易金額一般都比較小,即使發生前述情形也比較不會讓你捶心肝。

相對地,資本財的交易金額通常很龐大,除機器設備外--如公司股權的買賣,不是沒有經常性的市場價格,就是市場價格不是好的價值參考點。如發生前述情況,事後保證會讓你搥胸頓足好一陣子。小的如買房子買貴了或買股票買在最高點,大的如明碁幾年前意氣風發地併購西門子手機部門,短短幾年後卻以巨額虧損收場。

所以資產的定價問題才會在學術界及投資界歷久不衰,也產生許多深奧難懂的名詞和理論,如資產定價模型(CAPM, Capital Assets Pricing Model)。對一般投資人來說那些理論有如天書,不易理解也難以應用。

其實,關於如何看待資產的價值,早在30年代就有經濟學大師提出了清楚易懂的闡釋。Irving Fisher在他的經典著作 "The Theory of Interest" 論文中對於資產價值的概念做出了清楚的說明。此處特地摘錄其中一節關於如何看待資本財價值的精采論述:

The Theory of Interest, by Irving Fisher
Discounting is Fundamental
折現是根本

But although the rate of interest may be used either way—for computing from present to future values, or from future to present values—the latter process (discounting) is by far the more important of the two. Accountants, of course, are constantly computing in both directions; for they have to deal with both sets of problems. But the basic problem of time valuation which Nature sets us is always that of translating the future into the present, that is, the problem of ascertaining the capital value of future income. The value of capital must be computed from the value of its estimated future net income, not vice versa.

筆者譯文
(後同):
雖然利率可以被雙向應用---由現值計算未來值,或由未來值計算現值---但後者(折現)遠比前者重要。當然會計人員經常做兩個方向的計算,因為他們要處理兩種性質的問題。但自然所賦予我們對時間價值評價的基本問題總在於把未來換算到當前,也就是說,問題在於如何確認未來收入的(現在)資本價值。資本(財)的價值必須由它未來估計所能產生的收入價值來計算得出,而非倒過來。(筆者註:意思是說,「未來收入的價值是由資本(財)的價值所決定」的說法並不妥當。但是,等等,你的銀行存款利息將來能領多少不是看你現在存進去的本金多少而定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