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9日

如何計算投資報酬率?(一)

我們通常藉由觀察結果來擬定或調整我們做事的方法或策略。在投資理財領域,投資報酬率就是結果。但許多投資人--包含許多投資老手--常會錯誤地引用或計算投資報酬率,以致得到錯誤的結論,從而做出錯誤的理財投資決策。


除非你家浴室裝了可自動調控溫度的恆溫水龍頭,否則一定有類似這種的經驗:冬天洗澡時,常會為了調節水溫而傷腦筋。水剛出來時,由於水管是冷的,水溫要好一陣子才能熱起來,所以我們直覺地會把熱水出水量開到最大。過一陣子水管熱了,水溫卻太高了,於是我們把熱水出水量減少而增加冷水出水量。隔會兒卻又太冷了,於是再把熱水出水量加大,減少冷水。等一下子發覺又太燙了。如此週而復始,總要折騰一陣子才能把水溫調到剛好。如果我們剛從寒冷的外頭進入浴室,由於身體很冷,通常會用較高的水溫才能使身體感覺溫暖,但很可能因溫度太高而傷了敏感部位的皮膚。

前面的例子說明我們是依據結果(感覺到的水溫)來做決策(調整冷熱水的出水量)。但有可能因為錯誤的資訊(以過冷的身體來感覺水溫),以致做出錯誤的決策(立即調大熱水出水量)。

投資決策也是一樣。投資決策的結果就是投資報酬率。如果我們對投資報酬率計算錯誤或做出錯誤的解讀,投資人可能會對他(她)的投資決策模式有了錯誤的評估。下面隨手可以列出我們常碰到或聽到關於報酬率的說法:

  1. 我最近三個月在某某股票上賺了45%。
  2. 我去年底買的新房子每坪花了四十二萬元,最近建商賣到五十二萬元,才半年就漲了近24%,相當於一年報酬率為48%,比股票好太多了。

前述的說法顯示對當事人來說,投資決策的結果--也就報酬率--帶來了值得高興的正面回饋,表示他(她)必定做了某些正確的事。這通常也給了該投資人一種暗示:只要重複那些正確的事就可得到類似的結果。也正因如此,我們常依據類似的回饋來做投資理財的決策。可是,在很多時候,這些看似令人激動的回饋背後卻隱藏著讓人防不勝防的思考陷阱。

例如說,前面的第一種說法,該投資人可能因為根據某種技術分析(或甚至是價值投資概念)而據以買進某支股票,三個月後報酬率為45%。太棒了,不是嗎?照此下去,不出數年就要發大財了(請讀此文)。所以該名投資人可能就認定技術分析很有用而深信不疑,下次還是根據相同的方法買進股票。同樣地,根據第二種說法,該投資人很可能因而認為投資房地產才是通往致富的捷徑,決定把大部分資金拿去買房子。這些都是以投資報酬率的數字影響其投資決策的例子。

談到報酬率,大家都知道如果買進價格為100元、賣出價格為150元,則報酬率為50%。這是簡單的算術,只要能加減乘除就會計算。但是光講報酬率而沒有引進時間因素就失去了報酬率的本質。前述的50%報酬率如果是半年內或甚至一年內賺得都會讓別人羨慕不已;但如果是五年才賺得50%,可就一點也不令人興奮了。因此凡是談到投資報酬率,必定要與時間扯上關係。如果你談報酬率而忘了時間因素,那麼該報酬率的數字不僅失去做為衡量的資訊價值,並且很可能誤導了投資決策。這是關於報酬率思考常碰到的第一個陷阱。雖然點明後誰都能明白,但還是有許多人常不經意地就掉了進去。

即使投資人能夠避開第一個陷阱,卻經常不自覺地掉入另一個。另一個關於報酬率的思考陷阱就是見樹不見林。此話怎講?無論是買股票或買房子,我們通常習慣用單一投資個案來談報酬率。譬如說,我兩個月前買進甲股票,今天逢高出脫獲利了結,算算報酬率為35%,因而心中沾沾自喜;或是五個月前買進乙股票,到今天卻虧損30%,心中便悶悶不樂。此種以個案為基礎的思考方式使投資人傾向於急著獲利了結或換股操作,因而做了過多的投資活動---意即頻繁進出股市。但別忘了巴菲特的忠告:投資活動並不等同於投資績效。他說:

In allocating capital, activity does not correlate with achievement. Indeed, in the fields of investments and acquisitions, frenetic behavior is often counterproductive.


單一個案的亮麗投資報酬率雖然讓人心情激動,但如同前面所說的短期報酬率一樣,只是一個漂亮的思考陷阱。透過接下來所舉的一些例子便可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