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6日

如何正確看待最近的股價下跌?(四)

如果投資人對鴻海五年後的競爭優勢仍有信心的話,那麼剩下來的問題就回到本文更早以前提到的問題:現在還可以買進嗎?萬一買了之後又下跌怎麼辦?還是等它下跌後再出手以便有較高的報酬率?或是在更早以前就買進卻眼看股價一再下跌的投資人現在該怎麼做?


假設你的買進策略是把資金分成十等分買十支股票,每支股票分三批買進,每下跌15%或每上漲10%或每隔兩個月左右就買進資金的三分之一,那麼我們現在來估算在各種情況下的期望投資報酬率。假設你有500萬元資金分成十等分,每份50萬元。


情況一


如果你「不幸地」在筆者貼出「價值投資人該進場了嗎?(2008/9/15)一文之後,經過一番研究,決定買進鴻海股票。假設買進價格為十月份的大約平均價格90(分兩次買進),三分之一的資金約為16.7萬元,但因為買賣是以1000股為單位,所以買進了2000股,等於18萬元。十一月份因下跌超過15%(低於76.5),你又陸續買進,平均買進價格為65(分三次買進),共3000股合19.5萬元。一月份又以平均價格62元買進2000(分兩次買進)12.4萬元。三批買進總價為49.9萬元,共7000股,價因此平均買進價格約為71.3元。


假設正如我們的估算,五年後鴻海的可能價格落在121~161元之間,則五年後期望的年平均複利報酬率為11.2~17.7%;若加上預期的現金股息報酬率2.7%(註一),則總的預期年複利平均報酬率約為13.9~20.4%。如果重複前述情況但以八年來計算,則八年後期望的年平均複利報酬率為6.8~10.7%;若加上預期的現金股息報酬率2.6%(註一),則總的預期年複利平均報酬率約為9.4~13.3%

註一:如以平均每年二元現金股息計算,則每年現金股息報酬率約為2.8%(=2/71.3),五年期間換算成年複利報酬率約為2.7%,八年期間換算成年複利報酬率約為2.6%


(點圖放大)


情況二


如果你是在巴菲特喊買進(2008/10/16)之後的十月下旬買進第一批鴻海股票,假設買進平均價格為70(分兩次買進),共2000股合14萬元;隨後十一月份下跌超過15%(低於59.5),於是你又進行第二批買進,假設買進平均價格為56(分三次買進)3000股合16.8萬元。十二月初股價漲幅超過前次買進平均價格的10%(超過61.6),因此又以平均價格62元陸續買進3000(分三次買進)18.6萬元。三批買進總價為49.4萬元,共8000股,因此平均買進價格約為61.8元。


如情況一所述,預估五年後鴻海的價格極可能落在121~161元之間,則五年後期望的年平均複利報酬率為14.4~21.1%;若加上預期的現金股息報酬率3.0%(註二),則總的預期年複利平均報酬率約為17.4~24.1%。如果重複前述情況但以八年來計算,則八年後期望的年平均複利報酬率為8.8~12.7%;若加上預期的現金股息報酬率2.9%(註二),則總的預期年複利平均報酬率約為11.7~15.6%

註二:如以平均每年二元現金股息計算,則每年現金股息報酬率約為3.2%(=2/61.75),五年期間換算成年複利報酬率約為3.0%。八年期間換算成年複利報酬率約為2.9%


總結前述兩種情況下的報酬率如下表:



五年

八年


不計現金股息

加計現金股息

不計現金股息

加計現金股息

情況一

11.2~17.7%

13.9~20.4%

6.8~10.7%

9.4~13.3%

情況二

14.4~21.1%

17.4~24.1%

8.8~12.7%

11.7~15.6%



即使是在情況一可能最差的情形下(經濟八年才回復景氣、股價落在估算範圍的低檔121元、從不發現金股息),預期的年複利報酬率也有6.8%,而我們認為正好發生此情形的機率很低。即使八年後景氣才恢復,如果加上現金股息,年複利報酬率也有9.4~13.3%,發生這種情況的可能性就高許多。如果景氣提早復甦,增加的報酬率就是投資人「喜出望外」的紅利了。所以,如果你是在情況一的投資人,也不必過於懊惱,即使是6.8%的年平均複利報酬率也比長期投資在房地產要好得多了。


如果你很幸運地是情況二的投資人,情況自然更好,年複利報酬率很可能會在11.7~15.6%之間。若景氣提早復甦,那報酬率會更高,人生就太美妙了。


不過,前面的推論過程有許多主觀的判斷與假設,報酬率也與每個人的買進策略有關。因此投資人要做的功課就是評估各種情況發生的機率,確定性越高,風險越小;同時擬定一種適合自己性情與資金的買進策略並確實執行,不要三心兩意。


鴻海昨日(2009/2/25)的收盤價為67.6元,現在可以買嗎?或許有人會問:還會再下跌嗎?萬一又跌到60元以下呢?該不該再等等?許多投資人心裡總是七上八下,猶豫不定。但市場總是變幻莫測,如果投資人沒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投資原則與理論,很難擺脫市場氛圍的影響,不是後悔沒早買進就是買得太早,不是後悔沒早賣出就是賣得太早,總是在懊惱之中。如果你很肯定鴻海會回跌到60元以下甚或55元以下,當然值得再等。問題是誰能預測走向呢?


我們不妨回頭重新聽聽巴菲特買進正在下跌的華盛頓郵報股票時說的話:「那又怎樣?」,或是本文一開始提到凱因斯對股價下跌時的看法:「如果你將一英鎊鈔票用十五先令賣掉,只因為有希望用十二先令六潘尼再買回,這是個錯誤。同樣的,如果你拒絕用十五先令買進一英鎊的鈔票,只因為你認為它不值得一英鎊,這也是個錯誤。」,或是筆者的狗尾續貂:「如果你拒絕用五十元買進一百元的鈔票,只因為你相信還會跌到四十元,這也是個錯誤。」


巴菲特說「當大家恐懼的時候我們要貪婪」,但絕非鼓勵貪婪的人性。如果你非堅持等鴻海股價跌到55元以下才願意進場,這不是不可能,而且如果成真你還真的大賺一筆。但我們認為這種機率實在很小,而機會成本卻很高。如果你只是因為這一點的價差而錯失這次一生難得碰幾回的全球股災的大好機會,坦白說實在沒必要因小(機率小)失大。


價值投資的真諦就是「用五毛買一塊」---只要那一塊真正值得約一塊錢,而投資人的功課就是確定這點。股票「價格」下跌不必心慌,關鍵在於股票的「價格」是否遠低於「價值」,如果是,反而要見獵心喜採取行動。所以現在投資人要問自己的不是現在該不該買股票,而是該買什麼股票(如何選股請參看選股兩大核心原則,選股所需的財務資訊則可參考股市精華導覽)


不過誰知道呢?也許再不久鴻海還真的又回跌到60元以下,甚至到55元。但即便如此,如巴菲特所說的:「那又怎樣?」§


沒有留言: